凝藍永劫

圖文雙修主手繪的海外組,偶爾拍拍照,喜歡說說自己的日常。

Sound Horizon | MAGI | Tales Weaver / 符文之子 | ES | IL DIVO / IL VOLO。 創作主原創。↓
原創:潘妮若普 | 3×2 | 童畫 | DD | WP | A&M家。

【隨筆/原創-本家】毫不違心的漫天大謊。

「我說過我有個女朋友嗎?」

  他眼神渙散,朝著妳的方向揮舞酒瓶,以像是無法控制住自己的奇怪方式逐字逐句說完整句話,甚至邊打著酒嗝邊誇張地扭曲著臉嘻嘻笑了起來。

   我有些膽戰心驚地繃緊了神經,蓄勢待發,深怕這個意識不清的男人會對妳做出什麼不利的暴力舉動——就像平時對我那樣。但他並沒有,看著妳圓潤臉孔的目光比起專注在那縷垂於耳畔的髮間更像是聚焦在妳身後的一個點上——或者更甚,穿過那總是以刺耳的聲音尖叫著的老紗窗、側身鑽出過鐵門縫隙,用盡全力跑出這個對他來說再熟悉不過的小巷,到達一個不知道為何方的遠處;可能是一段浸染著流光舊色的回憶畫面、可能是一抹帶有夕陽氣息的淡雅清香,也可能是一曲特別扣人心弦的即興琴樂。我猜不到那是什麼,但他混濁又濕潤的雙眸中帶著難以言喻的複雜情緒。

  妳沒有應聲、也沒有做任何答覆,只是一再地撫過我不怎麼柔順又有些刺人的短毛,將手指穿入它們之間,輕輕用指腹來回摩娑著那粗糙並帶著不少已經結痂了的小傷口的皮膚。妳自頰側滑落的瀏海遮住了那一對笑起來會彎成月牙狀的美麗寶石,但妳並沒有像往常一般提起嘴角試圖將其攏至一旁。

  我現在看不見那雙閃著光芒又透著無盡溫柔的眼睛了,我模模糊糊地想,他也看不到。

  他繼續說話,像是豪不在意妳的沉默一般,又或者他根本就不期待得到回應。「她是個客家人。」他豪邁地一口飲盡小杯內盛裝著的清透液體,接著粗魯放下,發出清脆響亮的碰撞聲。我縮了縮敏感的耳朵。
「她已經結婚了,但是她老公對她很壞、很壞--非常壞。」

  他看著妳,良久,垂下頭,兩肘壓在膝蓋處,雙手緊握,像是在畏懼著甚麼一般,卻又無法自拔地想得到答案。妳是聰明的,我想妳大概知道他這些話的用意--我想妳應該知道他想要甚麼;但妳還是沒有回話,就連一聲敷衍性的單音也沒有。

  妳的動作慢了下來。越來越慢……越來越慢,一直到完全靜止,停留在我肩胛骨的某一處上。然後妳抱住我,將自己埋入了我的頸間,以顫抖的唇瓣緩慢地親吻著我。
「但是她愛我,我也愛她。」他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我想跟她結婚。」

「妳覺得怎麼樣?」
  最先打破這片靜默的是他。他撇開視線,又倒了一杯酒,多到那些味道強烈的液體滿溢出了杯緣。

「……很好呀。」妳說。

「為甚麼?」他又問。

  他拋出問句的動作非常迅速,幾乎是在妳開口後的下一秒--就像是早就計畫好一般--他便將這顆由三個字所組成的未爆彈給使勁扔了出去。

  我能清楚感覺到他的急切、對於知曉原由的渴望以及無名卻不斷在增大的害怕。

「每個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不是嗎?」妳淺淺喘了一口氣,接著屏住呼吸,再徐徐吐出,像是在做甚麼心理準備似的。「既然有這個機會那麼你就用力去爭取吧,去爭取你要的幸福。不用顧慮我,我會支持你的。」

  他似乎想再說些什麼,但客廳內唯一的聲響只剩下電視中不斷重播的新聞報導,你們兩人之間沒再有更多對話。妳一手環著我的脖頸、一手輕拍著我的大腦袋,在我的眉間落下無數個蜻蜓點水般的吻,像是在說「沒事了」;沒事了嗎?我眨著眼睛看妳。

  那妳的幸福呢?

 
标签: 原創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凝藍永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