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藍永劫

▼因Lof的綁定手機號碼要求而決定不再發布任何作品和評論。請見諒。

其他聯絡方式:
Plurk@cherry87tw
Weebly@cleantiamonteiro
Gmail@azusatsubomi

【文/冬擔組】《不言而喻》

※現代同居Paro。私心黑水晶寵小南極,蕾式OOC。
※設定是寶石們擁有著寶石色頭髮和無性別差異的人類身體。(……

§

  黑水晶還是沒能忍住那股突然湧上心頭的無名衝動。

  他旋開門鎖,小心翼翼地踏入室內時最先嗅聞到的是一片與深不見底的黑暗相匹配的絕對寂靜。黑水晶平時便顯得揪扭的眉此刻更加緊蹙了起來,可流表於形的卻不是為雜事感到麻煩的不耐,而是摻雜著毫不掩飾的憂慮的不安。他知道自己今天回來得晚了--雖然並不是沒有提前以訊息通知,但他還是有些後悔自己回來得晚了。這時間如軍人般守序,作息規律得就像是在服役的南極石早該休息了。即使兩人在不知不覺中養成了等待對方歸家的習慣,誰也沒將這追加在生活公約白紙黑字的條例中,硬性規定一定得如此照做。可這夜色彩墨黑得濃重,緊閉的窗在阻開外頭寒風的同時也掩去了一片繁星:空氣安靜得太過分了,安靜得幾乎要讓人窒息。黑水晶解開大衣鈕扣,盡可能小心地撤下身上雜物,不發出一點聲響地將背包安置於沙發一隅,接著躡手躡腳地摸著黑到了南極石並沒有完全關上的房門外。他向前踏了一步,將耳湊近門縫間;他幾乎要聽不見那淺卻充滿著生命搏動的呼吸聲。

  這傢伙孤單成習慣了。

  黑水晶挑挑眉,淺嘆了口氣,又維持了幾秒同樣的姿勢,在確認了些什麼後才轉過身來到對面的房間。不曉得為什麼,主人在外奔波了整天的房門並沒有上鎖--可也沒有完全對外敞開。他按下門把,似乎已有了些年紀的輪軸出聲向他抗議,要求年輕人對於老者應有的尊重,鬧得他連忙停下動作看視床上熟睡的人兒是否被這難聽的銳音給打擾了清夢。黑水晶側過身子,鑽過門隙,反手輕掩上門。那一頭晶透的美麗髮絲在月亮微弱的光芒下閃耀著,蜷縮在床沿的熟悉身影背著那溫柔又憂傷的亮度,映入他轉著幾絲飄渺雲煙的眼中。

  黑水晶悄聲無息地走近了南極石身側。他望著蒼白皎潔的月,像是在起誓般跪下身來,膝陷入了在入住此處時與對方一同去採買的絨毛地毯。他微微垂首,稍顯涼意的手覆上了南極石置於胸前的;黑水晶用莊嚴得神聖的目光凝視著南極石安詳的睡臉,看似嚴峻的視線中卻透著滿溢的憐愛、不捨以及心疼。他知道對方不喜歡在漫漫長夜中獨自入睡的;即使倔強的南極石總抿著唇,什麼也不曾直白地向他表露過--南極石所肩負的孤獨太過沉重了:他太習慣活在孤獨之中;就算本人以此為傲,黑水晶也看不下獨自佇立於寒冬之中,隨時瀕臨破碎邊緣的對方。他胸懷萬千思緒,動作輕柔地撩起南極石顯得有些過長了的瀏海,在額前落下蜻蜓點水的一個淡淡親吻。

  在星星和月亮都沒留意到的瞬間,南極石輕輕地回握住了黑水晶的手。

  時間彷彿靜止在這一秒。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91)
©凝藍永劫 | Powered by LOFTER